第一创业网-帮助创业者创业找项目成功创业!

微信
转产口罩的企业这么多,你为什么还是买不到?
手机版
网站地图

转产口罩的企业这么多,你为什么还是买不到?

2020-03-20 16:13:04 投稿人 : HBaps 围观 : 评论

 

新冠疫情爆发后,国内口罩、医用防护服等医用物资全线告急,一批大厂纷纷跨行业援助,以新增生产线、新建生产车间的方式加入口罩、防护服的生产大军。

3月2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我国口罩日产量突破1亿只。

但另一个现实困境是,不断涌入的跨行业生产者似乎未能真正缓解市场上存在的口罩荒,问题究竟在哪?

 少有转产企业进入口罩原材料领域 

微信图片_20200304155541

这条被业内人士称为“达到极致市场行情”、不断上扬的价格曲线,代表了国内一吨熔喷布实时的市场报价,无疑,它正紧紧扼住了口罩扩大产能的咽喉。

作为医用口罩中过滤病菌的重要原材料,新冠疫情的爆发,让熔喷布成为了比口罩更紧缺的“备战物资”。市场售价从最初的1.8万元/吨,攀升到最近的40万元/吨。

即便如此,依然是“一布难求”。

比亚迪是跨界生产口罩和消毒液的“大厂”之一,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们正在为熔喷布的缺货发愁,好不容易找到河南一家生产熔喷布的企业,签订了14吨熔喷布订单,得在一个月后才能到货,并且这点订单量仅够支撑两三天的生产。

按照1.5吨熔喷布生产200万个医用口罩计算,国内日产7000万只口罩,熔喷布的日消耗达52.5吨;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数据,2018年国内熔喷布年产量仅为5.34万吨左右,除口罩生产,还应用在其他领域。

据天眼查检索结果,经营范围中包括“熔喷布”的企业不到300家,且大多为中小规模生产企业。

同时,作为紧缺物资,在这次疫情爆发后,也少有大厂愿意转产熔喷布。零售君从媒体报道中仅看到,中石化在2月25日表示将投资约2亿元,在燕山石化和仪征化纤建设熔喷布和无纺布生产线。

在2003年非典疫情前,国内依然以多层纱布口罩为主,疫情后,带有过滤材料的口罩才开始被公众接受。但在过去17年间,熔喷布产业并没有因为非典而得到长足发展,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投产成本高,生产过程复杂,是熔喷布产业不受“青睐”的重要原因。

据公开信息,目前国内大量熔喷布生产商分布在广东、江苏、山东、河南等省市,产量最高的企业日产量在10吨上下,更多生产商平均日产量约在1吨。

低产量背后是高投资成本,“一套熔喷布生产设备的成本至少在400万元到500万元,交货周期长达半年,真正落地则需要10个月,其中大量核心零部件依赖国外厂商供货”。

据一位行业人士看来,疫情炒热了熔喷布,却无法真正拉动行业的发展。即便有比亚迪、广汽、上汽这样的大厂纷纷转产,真正进入熔喷布领域的却很少。

 转产口罩,资质如何 

相比较熔喷布产业的少人问津,口罩、防护服生产因为门槛低,吸引了一批新手进入。

据天眼查数据,自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经营范围新增“医疗器械”的企业达3647家,有超过3000家企业新增“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等业务。

2月上旬,快速审批,快速配置生产线,快速生产,一批跨行业大厂纷纷加入口罩生产大军——包括上汽通用五菱、上海三枪、江苏红豆服饰,以及中石油、中石化,让人看到了口罩荒得以缓解的希望。

但匆忙上马的“转产”口罩,品质如何,成为了另一个疑问。

在疫情期间,口罩生产设备紧缺,转产企业大多通过改造老旧设备等方式生产口罩。

在公开信息中,采取改造老生产线方式的包括上汽通用五菱(通过广西福德特集团)、芜湖悠派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乔顿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等。这样的改造是否能满足国家对医用口罩的认证标准?

零售君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了包括广西德福莱医疗器械(上汽通用五菱)、比亚迪、广汽、富士康、上海三枪、红豆股份、奥康、爹地宝贝、上海宝鸟服饰有限公司,东蒙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的工商信息,发现仅1/3企业明确公示了生产口罩的相关资质及等级。

其中,浙江东蒙集团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24日,新增“第一类医疗器械、第二类医疗器械、劳保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经营项目;上海宝鸟服饰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11日,新增“一类医疗器械及医用一次性隔离衣”经营项目。

一类医疗器械,还是二类医疗器械,代表着企业生产不同口罩的资质分级。根据有关规定,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企业必须取得第二类医疗器械许可。

微信图片_20200304155547

据了解,二类医疗器械许可资质的审核非常严格,除了达到卫生、生产、产品许可等基础要求外,企业必须具备10万级或以上口罩生产的洁净车间,且生产环境必须做到无尘、无菌。同时,医用口罩加工完成后会有化学物质残留,需要14天时间释放。

“二类医药器械的审核流程再精简,最快也需要20天。”一位口罩业内人士告诉零售君,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没有获得二类医药器械许可的企业,在口罩包装上只能标注日用口罩(非医用)。

根据上汽通用五菱、富士康、比亚迪等公示的信息看,目前都暂未公示二类医疗器械生产资质。而这绝非少数情况。

缺乏专业资质的转产一时难解医用口罩荒。据一位口罩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新进入口罩市场的生产者大多集中在民用口罩生产,制造技术相对低端,口罩防护性能没有医用口罩这么高。

在国内医疗用品生产商看来,工业防护(如粉尘)、民用防护(花粉、雾霾等)、医用护理(细菌)三大类口罩中,医用防护口罩平时仅供专业医疗机构使用(如疾控、传染病房),储备极少。医用口罩未来市场需求更大。

 不适合投机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民银行等5部门,日前共同确定了第一批全国性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名单。其中纳入首批重点保障名单的企业,集中在防护服、口罩、消毒液、医用护目镜、人体测温红外、核酸检测试剂盒等领域。

当前已发放的贷款贴息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平均为1.28%,低于国务院规定的不高于1.6%的要求。

同时,湖北、浙江、上海、重庆、北京、广东、河南等10省市可自主建立本地区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名单,另外进行补贴。其中,河南省提出重点保障企业的贷款利率仅为3.5%。

在各地公示的名单中,一些转产企业赫然在列。政府补贴、资本热钱正在涌向这个特殊行业,历史是否会重演。

17年前非典时也曾引发过一轮口罩生产热。

据一家经历过非典的北京口罩企业负责人回忆,非典前当地生产口罩的企业只有一两家,非典发生时,口罩企业一下增长至近百家,导致原材料和设备价格大幅上涨。

但这股热潮,仅维持了一个月。不少企业购买的设备还没有开机,疫情就控制住了。

随后,就出现了口罩市场供大于求,大量新涌入企业在一两年内倒闭,退出市场。

非典结束后,口罩业发展进入缓慢上升阶段——

2004年,禽流感爆发后的第五年,甲型H1N1流感爆发,激活了沉寂许久的口罩业,当时国内口罩供应量一度增长至19.6亿只,并开始逐年提升,2011年口罩产量达到25亿只,2012年攀升至30亿只。

2013年,随着全国平均雾霾日不断攀升,口罩从特殊防护用品逐渐变成日常必备品。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国功能性防尘口罩市场规模接近20亿元,而民用防护型口罩的市场规模也超过10亿元,到2019年中国内地口罩产量超过50亿只,产值为102.35亿元,可用于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占比达54%。

据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统计,2013年之前口罩企业约有500家左右,而2017年上升到1000家。近几年口罩行业产量年均增长速度为15%。

口罩行业内人士指出:“最近两年,国内口罩业发展相对平稳,其中出口贸易占到50%。但今年一下子涌入这么多新企业,从数据看,新增了这么多产能,接下来,当疫情过后,市场是否能消化,目前很难判断。”

 

目前,转产进入口罩生产行业的企业中,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企业,响应国家号召,转产支援抗疫,疫情结束后,会自动退出,比如上海三枪曾在非典时期加入口罩生产,疫情结束后就不再生产口罩了。

第二类企业,是为了进入市场而投机赚补贴,这些企业,往往不会在产品和市场上下功夫,投入成本,只为赚快钱,在未来竞争中立稳脚跟。

“不少和口罩相关的企业都在打听如何买设备,如何找原材料,有的甚至自己造原材料,但是否符合标准?下一步如何竞争?”

第三类,是原本有意进入口罩生产领域,有基础、有规划、对市场有了解、对未来竞争有把握的企业。

比如,在浙江有一家口罩企业透露,计划生产高端防护口罩,并在疫情结束后,继续扩大20%产能。

如今,国内疫情暂时得到控制,全球疫情爆发,口罩成为全球性紧缺物资。一些从事对外贸易的人士透露,如今在国际电商平台上,有口罩出口贸易计划的厂家在增加。

这背后同样存在不小风险:出口国外需要通过当地认可的资质审核,以美国为例,审核周期通常在6~8个月,成本在几十万元,并且全球各地的标准各不相同。

对于那些尚未取得国内二类医药器械生产许可的企业而言,想要取得美国NIOSH 42CFR84、欧盟EN149-2001等口罩标准,恐怕很艰难。

作者|  章蔚玮    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


来源:第一创业网,转载请注明作者或出处,尊重原创!
本文链接: /

相关文章

  • 男性薪酬比女性高28%,哪些行业差距最大?

    “要工作还是要孩子?”这是璐璐第58次问自己。最近,璐璐的上司找她,问她愿不愿意调到子公司去做市场部总监。这本是难得的机会,公司正值上升期,帮助公司开疆扩土意味着日后跻身真正管理层的希望更大。但她犹豫了。“我已经32岁了,家里人催生娃催得厉害。生了娃,这个强度的工...

    2020-03-20
  • 转产口罩的企业这么多,你为什么还是买不到?

    新冠疫情爆发后,国内口罩、医用防护服等医用物资全线告急,一批大厂纷纷跨行业援助,以新增生产线、新建生产车间的方式加入口罩、防护服的生产大军。3月2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我国口罩日产量突破1亿只。但另一个现实困境是,不断涌入的跨行业生产者似乎未能真正缓解市场上存在的口罩荒,问题究竟在哪?少有转产企业进入...

    2020-03-20
  • 中央定调,“新基建” 彻底火了!这七大科技行业领域要爆发

    作者|I/O 来源|雷锋网(ID:leiphone-sz)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彻底火了。3 月 4 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上,决策层强调,要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其中要加快 5G 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这短短的一句话...

    2020-03-20
  • 外卖不是所有餐饮企业的“救心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杨静。呼吁降低外面平台佣金的声音这两年越来越强烈,但一直以来只是被看成外卖平台和外卖商家之间为了利益分配不均而产生的一个双方性问题,这次疫情的爆发,让大量的传统餐饮企业转型线上外卖,使得外卖平台的佣金抽成问题成为了餐饮行业讨...

    2020-03-20
  • 杰克韦尔奇《赢》给寒冬下的创业者带来哪些启发?

    谨以此篇,向伟大的杰克韦尔奇先生致敬。《Winning》(赢)和《Winning The Answer》(赢的答案),是杰克韦尔奇先生的巨著,可以说,对我的影响深入到DNA。2020年初,在这个最寒冷最特殊的疫情期,我们几位朋友一起出来创业,给公司取名为WinX Capital (凯乘资本),也是从...

    2020-03-20
  • 美股暴跌的根源是什么?

    文 |清和 来源|智本社(ID:zhibenshe0-1)受新冠疫情冲击,全球金融市场再现“黑色星期一”(3月16日):美国三大股指跌幅均超10%,美国、巴西、加拿大、埃及股市再次熔断。今年2月19日美股高点至今,德国、法国、俄罗斯、英国、日本、韩国、印度、澳洲及美国三大股...

    2020-03-20
  • 4天新增超2000人,韩国疫情是怎么失控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T财经(ID:DTcaijin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截至2月29日下午4时,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3150例,成为除中国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韩国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200万,均与浙江省相仿,但目前韩国确诊人数已接近浙江省的三倍。如果回顾韩国疫情发展的曲...

    2020-03-20
  •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致石油需求萎缩 国际油价再跌10%

    由于受新冠肺炎全球肆虐的影响,汽油需求大幅度减少,石油期货周一收盘再下滑10%。周一,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石油指数收盘时下降了9.5%,即3.03美元,每桶收盘至28.70美元。而国际原油指数也下滑了11%,降到了每桶30.11美元。石油指数从年初的每桶60美元左右一路下跌,直至周一腰斩了50%。西蒙...

    2020-03-20
  • 全球疫情加重,跨境电商迎来寒冬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专栏作者原创投稿,转载请联系原作者。从疫情爆发至今,国民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开年爆发的国内疫情使得国内经济大幅停摆,进出口贸易也被较大限制,好不容易国内疫情状况持续转好,即将迎来胜利的曙光时,国外疫情爆发了,可以意料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跨境电商将会成为此次疫情最受影响的...

    2020-03-20
  • 微盟事件启示录:数字化时代的商业关系

    经过七天七夜的努力,微盟被删除的数据全面找回,加上微盟官方1.5亿元的赔付计划,这场“删库”风波等到了一个有诚意的道歉。只是对于微盟和涉身其中的零售商而言,2020年初的注定是被铭记的日子:疫情黑天鹅的出现对线下零售进行了休克式的打击,“现金流只能维持三个月&rd...

    2020-03-20